北京時間
中醫文化
古今名醫
中醫文化
養生知識

  首頁 > 中醫文化 > 中醫文化
從得道成仙到長命百歲的轉化
【作者/來源:轉自安徽省中醫藥管理局 】   【發布時間:2015-12-4 】   【點擊量/閱讀:1446 】

生命議題自古以來就是人類最為關心的問題,人從哪里來?又要到哪里去?三國《三五歷記》和《五運歷年記》有“盤古開天辟地”的傳說,東漢《風俗通》有女媧“摶土造人”和“煉石補天”兩個故事,可以算是回答了“人從哪里來”這個問題。那么,人又要到哪里去呢?“得道成仙”可以說是最好的結局了。

      這種“神仙之說”可以追溯到先秦時期的《山海經》。《山海經》是我國第一部富有神話傳奇的地理書,其中嫦娥奔月、玉兔搗藥的神話傳說,就表達了人類希求永生不死、長生不老的美好夢想和愿望。“嫦娥奔月”說的是,堯帝(黃帝之后的五帝之一)時代后羿(有“后羿射日”的神話)的妻子嫦娥,吃了王母娘娘送給后羿的長生不老藥而飛奔月宮。所以中秋節這一天人們要“把酒問月”,和遠方的家人“千里共嬋娟”,遙祝親人健康快樂。玉兔搗藥說的是,月亮上有只白兔,有說就是嫦娥偷吃仙藥受罰變的,拿著玉杵跪地搗藥成蛤蟆丸,服用此蛤蟆藥丸可以長生成仙,久而久之玉兔便成了月亮的代名詞。神話傳說雖然云山霧罩,難以還原為歷史真實,但卻為中華文明提供了想像的空間和豐富的養料,《老子》、《莊子》、《淮南子》的道家思想,就大量吸取了《山海經》等古代神話而加以哲理化。

      長生不死的夢想當然不是現實,但歷代的帝王士大夫們卻不乏有付諸于行動者。當年秦始皇、漢武帝求仙問藥,方士投其所好敬獻不死仙藥,并受命出海到蓬萊仙山去求神藥。兩漢魏晉時期興起了神仙學說熱潮,西漢劉向有《列仙傳》,東漢班固《漢書》列有《神仙》書,西晉張華有《博物志》,葛洪有《抱樸子》、《神仙傳》和托名西漢劉歆的《西京雜記》,東晉干寶有《搜神記》,南朝范曄有《后漢書·方術列傳》,談論了很多神仙方藥、鬼怪變化的奇異傳說。“橘井”、“懸壺”、“杏林”是中醫的代名詞,這些傳奇典故就源自這些“神仙家言”,給中醫藥涂上了一層神奇的色彩。

      據《列仙傳》記載,西漢文帝時湖南郴州人蘇耽,篤好神仙養生之術,人們尊稱他為“蘇仙”,他在得道成仙之際,曾對母親說:“明年天下疾疫,庭中井水橘樹能療。患疫者,與井水一升,橘葉一枚,飲之立愈。”次年果如蘇耽所言。凡用井水、橘葉者即時痊愈,四方求之者遠至千里。瘟疫得到完全控制后,人們忽然看見一條龍從井中飛騰而出,直沖云霄,當地老百姓認為,這是蘇耽所化之蟠龍,在此專為救民之疾苦。從此,“橘井”一詞也慢慢演化為中醫藥的代名詞了,“橘井泉香”由此流傳下來。

      據《后漢書》《神仙傳》記載,東漢時有位名費長房的人,一日他在酒樓喝酒解悶,偶見街上有一賣藥的老翁,懸掛著一個藥葫蘆兜售丸散膏丹。賣了一陣,街上行人漸漸散去,老翁就悄悄鉆入了葫蘆之中。費長房看得真切,斷定這位老翁絕非等閑之輩。他買了酒肉,恭恭敬敬地拜見老翁。老翁知其來意,領他一同鉆入葫蘆中。他睜眼一看,只見朱欄畫棟,富麗堂皇,奇花異草,宛若仙山瓊閣,別有洞天。后來,費長房隨老翁十余日學得方術,臨行前老翁送他一根竹杖,騎上如飛。返回故里時家人都以為他死了,原來已過了十余年。從此,費長房能醫百病,驅瘟疫,令人起死回生。許多神話故事幾乎涉藥就有葫蘆,道教中的“八仙”之一鐵拐李,就常背一個裝有“靈丹妙藥”的藥葫蘆,周游江湖,治病救人。“懸壺濟世”也由此流傳下來。后來藥鋪門口掛藥葫蘆成為行醫的標志,民間也有一句廣為流傳的諺語:“你葫蘆里到底賣的是什么藥?”

      據《神仙傳》記載,三國時名醫董奉,定居于廬山之下,為人“居山而不種田,日為人治病”。他有一個奇怪的規矩,就是治病從來不取分文,“重病愈者,使栽杏五株,輕者一株”。好多年后,所種的杏樹已有十萬余棵,郁郁蔥蔥,蔚然成林,因而山中的飛禽走獸都游戲于杏林之下,如同有人整治管理一般,一年到頭雜草不生。后來杏子大熟,董奉在杏林中搭建了一個谷倉,告示說:但凡有買杏之人,不必言告于我,只要將你帶來的谷子倒入糧倉,就可以取走相同容量的杏子。曾有一人“置谷少而取杏去多”,林中群虎便怒吼而追之,嚇得他跌倒路旁,杏子撒了一地,回到家中剩下的杏子竟和送去的谷子一樣多。董奉用杏換取來的谷,救濟廬山周圍的貧苦老百姓和接濟旅途上斷絕了盤纏的路人,每年多達2萬余人。“虎守杏林”由此流傳下來。至今老字號的中藥店還常常貼有“虎守杏林春日暖,龍蟠橘井水泉香”的楹聯,我們也每每用“譽滿杏林”、“杏林春暖,橘井泉香”來稱頌中醫的醫術醫德。

     《列仙傳》舊題為西漢劉向撰,疑漢魏間文士作而托名,《后漢書》系南朝劉宋時范曄所著,《神仙傳》為晉代煉丹家葛洪著。《神仙傳》云董奉“羽化登仙”了,后又有傳說董奉本來就是從天上下凡來救治病人的神仙。后世還把能起死回生的驗方、偏方一概稱為海上仙方,《紅樓夢》的作者就把薛寶釵吃的冷香丸稱作“海上仙方”。對神的景仰是對生命神圣性的敬畏,對仙的追求是對生命理想狀態的向往;中醫藥的神秘性其本質是在培養人敬畏生命、敬畏自然的意識。神秘性傳統由此代代傳承了下來,秘不外傳的絕技秘方往往都會有一個神奇的傳說,披上了一層神秘的面紗。

      當年方士徐巿(fú)、盧生受秦始皇之命,帶五百童男童女東渡扶桑求仙藥,傳求仙于安期生即千歲翁,被賜金璧萬數,一去不返了,但卻給后人留下許多遐想的空間。有夢想就有希望,“成仙”之夢靈魂不散,“仙丹”自然就成了希望的種子,深深地埋進了人們的心田。魏晉南北朝時期玄學盛行,援道入儒,儒玄雙修,上流社會盛行服食求仙之風,其所服“仙藥”據葛洪《抱樸子·內篇》所載,系靈芝、胡麻、茯苓、白術、黃精之類山野及丹砂、云母、雄黃之類礦物;貴族名士則以服五石散作為身份的象征,以清談神仙道教為“精神藥石”,服石后藥性發作,袒胸露腹,四處游逛,謂之行散,卻自認為風度瀟灑,一度蔚然成風,成為士大夫競相追逐的時尚。服食過量至病者有之,中毒而死者亦有之,流風延及唐代,從唐太宗到唐宣宗,服丹而死者不計其數,至死還自我陶醉在“萬歲萬歲萬萬歲”的夢想之中;文學家韓愈、崔簡(柳宗元姐夫)等名流均為服食所害,有詩“服食求神仙,多為藥所誤”為證。魏晉“服食”之風其實反映了人們對死亡的恐懼和對人生的深深眷戀,拔開迷霧、霧里看花,服食的經驗教訓還是有價值的,它豐富和發展了養生食療知識,雖然歷史的代價過于高昂。這里值得一樹的是,倡導神仙服食的道教學者葛洪,編著了我國第一部臨床急救手冊——《肘后備急方》,系匯編急救醫療、實用有效單驗方及簡要灸法而成。至于葛洪煉丹求仙的努力,結果則是“有心栽花花不開,無心插柳柳成蔭”了,雖然沒有煉出什么不死的仙丹妙藥來,但卻為藥物化學的產生開創了先河。包括其后梁代陶弘景、唐代孫思邈等,道家神仙服食養生的實踐和理論,對醫藥學的發展做出了卓越的貢獻。

       雖然長生不死可望而不可及,但長命百歲則是完全可以實現的。傳說彭祖自堯帝至殷商末足足活了800多歲,這當然是無稽之談,但孫思邈歷經西魏隋唐活了至少101歲則是基本可信的。關于長壽話題,早在先秦時期,《詩經》中就表達了“永錫難老,萬壽無疆,如南山之壽”的愿望,《尚書·洪范》“五福”說中,不僅“壽”居首位,而且其他四福也都與“壽”密切相關。《黃帝內經》主張養生、攝生、益壽、延年,辟有養生專篇《素問·上古天真論》,闡述如何順從天地陰陽四時變化,如何起居飲食、吐納導引,以求得健康長壽。馬王堆漢墓帛書有《導引圖》和《養生方》,華佗創編有五禽戲,后世如太極拳、八段錦、氣功導引等,都是行之有效的健身養生方法。東漢王充著《養性之書》,反對服食求仙。三國曹操與其他帝王一樣,也曾迷戀長生之術,《博物志》載其“好養性法,亦解方藥,招引方術之士”,但他不愧為一代杰出的政治家,在生死問題上有比較清醒的認識,其最精彩的詩篇《龜雖壽》,以長壽之神龜和騰蛇為喻,說明生與死是不可抗拒的客觀自然規律,但只要養生有道,也可以延年益壽,可以說曹操留給后世一曲養生延年之歌。“神龜雖壽,猶有竟時。騰蛇乘霧,終為土灰。老驥伏櫪,志在千里。烈士暮年,壯心不已。盈縮之期,不但在天。養怡之福,可得永年。”《龜雖壽》所表達的老有所為、銳意進取的精神,更是一首抗衰老的精神良方。魏晉“竹林七賢”之一的嵇康,崇尚老莊,信奉養生,關注生  命質量,著有《養生論》,論述了修性保神和服食養身兩種關聯的方法,系統地提出了“導養得理可壽”的養生思想。

      宋代我國進入科技發展的高峰期,成仙成佛之說開始沒有了市場。認識到人的生長壯老已是自然規律,不可抗拒,明清以后人們基本上拋去長生不死的幻想,面對現實,開始退而求其次,追求養生長壽。

福建36选7买10个号